要有美德,要有高贵的灵魂,就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。

奥古斯丁─ 传奇的神学家
楚寒



神学家,思想家的养成;三一论、救赎论的真义。
奥古斯丁在基督教思想史中是个经常被提到的名字,一千五百多年来,每一个神学院的学生都绕不开奥古斯丁的论述和思想。甚至那些对其个人生活持批评态度的人,也不能否认他在神学领域的学术贡献。这是一位传奇式的宗教人物,也是一位让人很难理解的思想人物。


为早期基督教会中少有创见的思想家、哲学家,奥古斯丁被尊为「圣徒」。因他对基督教有重要建树,故被罗马教廷封为「圣者」,因此他又被世人称为「圣奥古斯
丁」(Sanctus Aurelius
Augustinus)。奥古斯丁见证并记录了曾经辉煌且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,走向没落的社会动荡和战争灾难的历史过程;同时也目睹和力促了罗马异教向基
督教转变的历史进程。他的学说在其身后八百年内被尊奉为基督教教义正统,对十六世纪以后的新教
,乃至西方文化的发展产生着巨大影响,同时也在基督教世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殊荣,影响整个东西方教会,尤其对西方教会影响更深。

奥古斯丁的生平

古斯丁出生于公元354年,相当于中国的东晋时期。他出生于罗马在北非的领地萨加斯特附近的小镇塔加斯特城(Tagaste, 现位于阿尔及利亚境内
),一个不太宽裕的罗马化的柏柏尔人家庭中。奥古斯丁是家中的长子,父亲名叫巴特利亚乌斯,不是基督徒,是罗马的税吏,是个懒惰、不上进的人,而且贪恋物
慾,到临终前才归信基督教。母亲莫尼卡(Monica)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比父亲小25岁,被后世尊为基督徒妇女的典范。她温柔贤良,以「忠贞事夫,孝
顺事亲,诚笃治理家政,有贤德之称」,记载于有关文献。


古斯丁并非一出生就接受洗礼成为基督徒,而是历经一番磨练。他在13岁时进入乌拉市学习雄辩术,14岁在马道拉城就学,16岁前往迦太基就学,同年父亲过
世。17岁时与一乡下女子同居,18岁生有一子阿德奥达徒。奥古斯丁的少年时代才华横溢,但放荡不羁。19岁那年,奥古斯丁受斯多亚学派影响,引发他追求
智能和真理的心,旋即接受摩尼教善恶二元论的信仰。


古斯丁20 岁时完成罗马帝国规定的三级制教育学业,22 岁在迦太基教授雄辩术,26 岁写了第一篇论文《美与均衡》。 他在29
岁时与摩尼教主教作神学辩论,发现这位主教徒具口才,没有真才实学,无法解答他的疑问。后来他受新柏拉图主义鼻祖普罗提诺的影响而放弃摩尼教。30岁那
年,他跟米兰主教安波罗修学习天主教信仰与神学。奥古斯丁在研究了各种宗教与哲学后有心信奉基督教,32 岁时生命有了悔悟,33
岁受洗礼。后来他回到北非,成为北非有名的基督徒。公元391年,37岁的奥古斯丁接受希波基督教会的推选成为神父,公元396年42
岁升为希波主教。他的宗教生涯长达卅五年,直到公元 430 年,76 岁时死于汪达尔人兵临希坡城之际,一颗思想者的心脏才停止了跳动。

重要著作

古斯丁晚年的一部重要著作是历时13年写成的巨著《上帝之城》(The City of
God),主要论述了神圣的照管及人类的历史,提醒神的国度是属灵且永垂不朽的,不是这世界上任何一国能够取代的。这本书在尘世间构建出了两座城池,一座
是地上之城,一座是上帝之城,他在对比这两个城从起源到结局的过程中,对人类的群体生活有深入的讨论,也建构了基督教的历史观,被誉为是一部有关过去、现
在和未来的全部基督教历史纲要。

奥古斯丁大约在45岁时开始写他著名的《忏悔录》,出于虔诚的信仰而向上帝倾诉悔改谢恩之心,以「一个人的生平故事代表了所有人类丧失方向感的故事」,与法国卢梭、俄国托尔斯泰的同名著作并称为世界三大思想自传,也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自传。


《忏悔录》中,奥古斯丁描述自己如何在内心挣扎到极点时,突然受到上帝的引导,克服了心中的犹豫而下定决心归依基督教。在他生命中有两位重要的人物,深深
影响了他的属灵生命,一位是为他流泪祷告达31
年之久的母亲莫妮卡,另一位是米兰的主教安波罗修,他们将奥古斯丁引到基督的施恩座前,使他经历到彻底的悔改。


元382年的一天,奥古斯丁在主教的花园中散步,忽然圣灵催逼他回头,对着他的心灵呼喊着:「要等到何时呢?何不就在此刻,结束污秽的过去?」此时他恰巧
听到邻家儿童的读书声:「拿起来读,拿起来读。」于是他拿起身边的新约,读到罗马书13:13-14的话:「不可荒宴醉酒,不可好色邪荡,不可争竞嫉妒;
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。」自此以后他便归向基督,靠着神的大能战胜过往的罪恶,并于次年受洗。


奥古斯丁的《忏悔录》中,我们可以看到母亲对他的影响,也可以看出他与母亲的关系,奥古斯丁说自己的个性中,有很多母亲的影子,而且说话的方式也像她。母
亲出生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,受传统非洲基督教的教导和训练,过着纯朴的生活,谨守安息日。这位母亲深深地相信,良好的教育能使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更好的基
督徒。

在奥古斯丁的回忆
中,他早期的生活与他母亲息息相关。他说:「她喜欢我与她在一起,就像其它母亲,但她比其它母亲更加地渴望。」奥古斯丁说不论她的哪里一个孩子离开时,她
都好像要承受一次分娩之痛。 28
岁那一年,当奥古斯丁要坐船到罗马时,他不敢面对身后的母亲,他写道:「说到她对我的爱,我无话可说。我也能感受到,她再次承受分娩之痛,而且比她肉体生
我时更痛苦……」

奥古斯丁在神学和哲学上的主要贡献是关于基督教的哲学论证。他改造了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思想,以便服务于神学教义,赋予上帝的权威于绝对的基础上。

奥古斯丁的三一论
奥古斯丁论述上帝(即神)创造了一切,在上帝创造一切以前,一切都不存在,包括时间。而对上帝来说,祂是独立于时间以外的绝对存在,无论是过去、现在还是将来,对上帝来说都是现在。


古斯丁把灵魂分为记忆、理智和意志三种官能,同时认为这三者是统一的,也就是灵魂是统一的。他在自己的第三本书《三位一体论》中强调一神真理,认为神是三
位一体,父、子、圣灵虽有别,但共有一体,本质上是一。奥古斯丁以神的本性作为讨论三一神的基础,他的正统三一论是以圣经为本,发展出神是绝对存有,单一
不可分的观念。

奥古斯丁非常坚持三一联合的关系,神不变的属性或本体是三而一。因此他非常坚持三一联合的关系,强调神本性合一会有几个后果,圣父、圣子、圣灵并非分开的个体。祂们的本质相同,位格相依而不离散。神的所有本性应用单数表示,因本性是独一的。

奥古斯丁在讨论三一神身份时强调三一神身份确实有别,圣子虽是被生、成肉身、受难、复活,但父神仍一起参与,不同之处是只有子被彰显出来。祂们的行事显出祂们的身份,后来西方神学家称此为「各司其职」。

奥古斯丁在讨论三一神位格时强调,三一神的位格在神格里关系密切。祂们本体相同,但因子从父生,所以子称为子,父称为父。圣灵又从父子而出,是父子的共同恩赐及沟通,因此有称谓的区别。他解释三一神的合一建立在其彼此真实存活的关系上。


古斯丁阐述,圣父、圣子、圣灵是完全处于平等地位,在三位一体中没有先后或高低的分别。圣子也完全是上帝,祂不同的特性是永远为圣父所生。他在讨论圣灵的
位格时,肯定圣灵也完全是上帝,祂的特性是从父子而出,是父子的「互爱」,是结合祂们的同质纽带,因此他称圣灵为父子两位的灵。但不同的是,子由父而生,
圣灵由父而出。父促成圣灵的发出是因为生了子,并且使子成为圣灵发出的源头。因此著名的圣灵从子而出(拉丁文filiogue)的教义广被西方教会接受,
却被东方教会拒绝。其原因不完全是思想不同,乃是教权及尊重的问题。

奥古斯丁论证说,灵魂即上帝的意志,在人身上的体现是高贵的,但身体(即感官的贪婪)却是邪恶和受诅咒的,这种诅咒是为了惩罚亚当屈从诱惑的原罪。所以为了把灵魂从诅咒中解放,就只有抵抗邪恶或肉慾的诱惑,因此,要有美德,要有高贵的灵魂,就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。


古斯丁认为上帝任意地把世界分为道德的存在和不道德的存在,也就是说,上帝任意决定了有的人能抵受诱惑,而有的人却不行。这就意味着,除非一个人能用灵魂
(记忆、理智、意志)控制自己的身体(感官的贪婪),否则他就会受到上帝的诅咒。但那些不能控制身体的人,却是上帝已经预先决定了的。这种激烈的原罪说,
成为后世欧洲某些激烈教派的参照教义。奥古斯丁同样提出,灵魂虽然无时不支配着身体,但有时会意识不到身体的行为,也就是提出有无意识的行为。

奥古斯丁的罪观及恩典观

古斯丁肯定了「原罪说」,他认为在人类之初,社会是有秩序的、是和谐的,这一秩序保证了灵魂统治肉体,理性统治欲望,而上帝统治理性,善良的臣民服从于智
能的统治者,后者的精神反过来服从神律。故此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平等而又自由,相安无事而普世和谐。但由于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违背神意犯下了罪孽(偷吃
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)之后,人的本性遭到了破坏。人类从其祖先那里继承了一种堕落的本性,于是世世代代就带有原罪,不平等和奴役便在人类社会中产生了。

奥古斯丁认为,自从亚当和
夏娃被上帝逐出天堂之后,尘世间就出现了两个世界,即「上帝之城」和「地上之城」。世俗之城是撒旦的王国,是被放逐的凡人集合而成的共同体。由于人自私的
爱,这里充满了邪恶与暴力,充满了不平等与奴役。而上帝之城是基督教的千年王国,这里满溢着良善与和平
,也笼罩着自由与喜乐,在这里高于世俗之城。


古斯丁说人类无力救赎原罪,但上帝有怜爱人类的仁慈之心,祂派遣自己的独生子耶稣降世救人,舍身于十字架而代人类赎罪,这就是后世所称的救赎论。基督教为
人们追求神的至善提供了条件,使人们可以通过选择追求善来跟随神,也就是说,接受洗礼和归依基督教会是得救的唯一途径。奥古斯丁的原罪论和救赎论之目的,
就在于为教权至上提供理论依据,由于上帝的恩典,一部分人成为上帝的选民,他们热爱上帝而轻视自身,依靠对上帝的信仰而生活,成为上帝之城的成员。另一部
分人爱自己而轻视上帝,依靠肉体生活而不信仰上帝,成为上帝的弃民,成为世俗之城的成员。对于人类来说,只有作为上帝之城的成员,并凭借一种超越政治秩序
的关系,人才有可能获得哪里怕是最邪恶的人都渴望的和平与幸福。世俗之城仅仅是人类的短暂居所,人类最大的向往是获得永生,人类最终的问题是如何到达永
生。

奥古斯丁的救恩论

古斯丁相信只有神能恢复罪人自由意志的自由,就是更新及重生,而这正是神恩惠的工作。惟有人的意志得到释放,人才会渴望与神结合。所谓神「不可抗拒的恩
惠」(irresistible),并非是勉强人的意志去行善,包含不犯罪;乃是改变人的意志,甘愿选择善,并且去行善。

在奥古斯丁的认知中,神确实会掌管人的自由意志,当人愿意将生命的主权放在神的手中,甘愿被神掌管时,人自由选择的意志就转变为道德和圣洁。因此,神的恩惠成为人心里面众善的根源,这种「

可抗拒的恩惠」又称为「至终坚忍的恩赐」(perseverance)。他强调这恩赐只给神所拣选的人,从这也发展出他的「预定论」。奥古斯丁常以罗马书
9:21来论证他的「拣选论」及「预定论」,他定义「重生」(即内心性情完全恢复)必须完全靠赖神的恩典(即圣灵的运行)。


古斯丁把神恩的工作,区分为几个阶段:「预先的恩典」、「运行的恩典」、「合作的恩典」。「预先的恩典」是指圣灵用律法使人产生罪恶的意识(罪恶感)。
「运行的恩典」是指圣灵以福音使人相信基督,并完成赎罪与和好的工作。「合作的恩典」是指圣灵使人愿意与神合作,一起完成终生成圣的工作。神恩典的工作,
是使人完全恢复神的形像,并在属灵上成为圣徒。

奥古斯丁断言,人的得救是由于恩典和信心,而信心也是神恩典的工作,人是否愿意接受相信,完全在乎神全能的旨意。意思是说,有些人被神有效拣选蒙恩,另外有些人则被神放弃。


古斯丁的神学思想为西方基督教文化乃至政治法律学说的发展,作出了深具影响力的贡献。作为黑暗的中世纪降临前的最后一位伟大神学家,他的学说构成了基督教
会教义的主要轮廓,一直统治着整个中世纪,也深刻影响着近代社会,他的神学和哲学思想组成了西方思想文化史的传承中的重要一环。

Advertisements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